-阿卿-

SunPark 你就说好不好,好不好

二刷记录了电影中的部分对白

【回光返照】/CP:川泓



不上升真人,OOC全部是我的

感谢观看!么么哒

———————————————

尽管少年石泓有时不想承认,他的友人唐川简直完美的有如浑然天成的欧拉公式一般。

唐川人如其名,像是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川水,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生命的朝气。相较之下,自己就好比一口波澜不惊的深井,像是任谁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不过石泓倒也不在意,少年心中自有一番天地。确切地说除了数学以外的任何事物都无法在他心中激起波澜,他有自信对数理逻辑的热爱绝不输于人半分,在由逻辑公式架构的空间里,他是一颗谁无法忽视的星星。

但即便专心如圣人,也鲜有破功的时候。在草稿纸上写下一个歪歪扭扭的“x”后,石泓忍无可忍地掷下笔:“唐川,你敲够了没有?”

从刚才起就一直断断续续敲击桌面的少年挑了挑眉,抬起头笑嘻嘻地说:“怎么,嫉妒我啊?”

“…………”

石泓不明白对方究竟是无聊到何种地步才能不停用摩斯密码敲击一大早收到的情书。他根本没有留心去听,可偏偏自己对声音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想忽略都不行,只能一遍一遍重复听些情话。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e world
the sun the moon and you.
…………

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直白了吗?他摸了摸发红的耳框,索性走到黑板边写下一道复杂的数学题,这是两人经常玩的出题游戏,除此以外,他实在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对方继续发出聒噪的杂音。“怎么样,你能证吗?”

“嘁,”面容俊朗的少年蹙起眉,从讲台桌上一跃而下,夺过粉笔便开始奋笔疾书,“敢小看我。”



唐川写完最后一排公式时,恰逢一道惊雷落下,磅礴大雨随即而至,呼啸的狂风吹得教室窗户噼啪作响。夏天的雨总是来得突如其然,两人赶紧收拾完书包,猫着腰躲过楼道里巡逻的门卫,抹黑来到了自行车棚。雨水落在顶棚上发出的巨大声响犹如火车轰鸣,石泓只想趁雨更大前早点离开,却迟迟不见唐川的反应。

“唐川?”
“石泓,完蛋了,”对方慢吞吞地起身,语气中却包含了与话语不相符的愉悦,“我车好像爆胎了。”



回忆至此,石泓竟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着实把狱警吓了一跳。明天就是这个轰动全国的“嫌疑人X”的行刑日了,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死刑犯,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瞧出些许端倪来。

然而这个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任何铁石心肠一面的男人也只是蜷起身子点点头,好像在感谢他为他带了了纸和笔——临刑前执法者也乐于满足一些犯人们的小小心愿。这个在庭审时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男人当时就给他一种“此身所处非人间”的不适感。听说这个男人先前在候审大厅遇到另一个当事人陈婧前来自首时,才流露出过一点人类该有的情绪。狱警又想起了同僚的描述:“他好像是呕出了灵魂一样。”
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在想些什么呢?



两人相顾无言许久。不时有雨滴透过顶棚的漏缝落下来,有一颗恰好砸中了石泓的后脑勺,水滴顺着柔软的发梢滑进领口后消失不见。他最终放弃思考——对方简直是把“无辜”这个表情演绎到了极致——索性转头想一走了之。某个人立刻无耻地跃了上来,单薄的老式自行车难以承受两个即将成年的男生的重量,歪歪扭扭地险些跌向地面。唐川一边爽快地撑开了伞,遮在他的头顶上方,一边哈哈哈哈笑个不停。而他犹豫了再三,还是没有把唐川踹下车去。

一路上某人一直在絮絮叨叨个不停:“……石泓啊,我俩成绩差不多,不如一起报X大物理系吧。”
“…………”
“数学系也行,老本行嘛。”
“…………”
“首都多好啊,留在三线小城市太屈才了。”
“…………”
“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
唐川未曾留意石泓原本就弓起的背越发僵硬。索性唐川家不算远,他把人放下后立刻掉头就跑,唐川也不明白怎么突然间石泓就跟惊弓之鸟似的避他如避洪水猛兽,想着反正大学也会再见的,说不定还能是舍友呢,便提高音量喊到:“喂——石泓——志愿的事——你别忘啦——X大物理系——!”

只见对方飞也似地冲进雨幕里,背影很快就看不清了。


一定是因为当初太过势均力敌的相交,
失败以后才会觉得更加难以忍受吧?


回到家后,他小心翼翼地合上房门,试图不发出一点声音。父亲久病在家,这会应该正在睡觉。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来到厨房,想与母亲再商量一下志愿的事:“妈,志愿……”

母亲回过身:“想好了吗?我和你爸都觉得本地的师范不错,毕业了能当个老师,”她停顿了一下,“最主要是留在本地照顾父母也方便……”

此刻石泓身上尚在滴水,滴滴答答在地上聚成了几个小水洼。一时间厨房里静得只能听见雨声,就当石母要再度开口时,他轻轻地说:“就填这个吧。”

说完少年像是毫不在意一样转身离开。没有人知道,那个晚上他花了多大的力气咬住了自己的手背,才能不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但他确确实实听见了,那种像是玻璃碎掉的声音。
大概是在这一刻,灵魂就被咻地被割裂了吧?
而属于少年石泓的一部分,彻彻底底的死去了。



尽管带着沉重的镣铐不便于书写,石泓还是在纸上努力画下了两条相交的直线,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大的“X”一样。
——X是英语字母,是未知变量,是对错评判。
——是相交一次便分开的两条直线。
——也是他的结局了。


他突然又回到了久别重逢的那个夜晚,灯光忽明忽灭,与那人目光相对的那一刹那时间好像被按下了静止键。一定是对面人的眼神太过温柔,才让他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复苏了,那曾是属于16年前某个雨夜他彻底舍弃掉的东西。

却独独忘了那是垂死灵魂的回光返照罢。




他忽而将纸撕得粉碎,又将它们囫囵吞下。


———————Fin———————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GN!!
小声问一句有人想看唐川篇吗……
(肯定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