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卿-

SunPark 你就说好不好,好不好

【剑与鞘】/CP:孙朴/一次性完结/HE




时间线在小甜饼【那一日】中朴先生退役以后。



100 fo的感谢。





Chapter 1


朴先生觉得,他的孙杨小朋友最近有点不对劲。

距离自己退役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他如愿成为了檀国大学体育学院的教授,开启了与前三十年截然不同的人生副本,而孙杨则是仍在那个50m的泳池中大杀四方,继续称王。

年前孙杨还特意来找过他,那时他正忙着准备公开课的内容,孙杨就自己一个人带着他两个侄女兴高采烈地去游乐场玩了一整天。回来后两个侄女都开心疯了,整天“Sun,Sun”喊个不停,他不得不承认果然还是小孩和小孩玩的比较尽兴,也不知道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孙杨是怎么做到的。

临走前对方特意在他手机里下了个微信,说是联系起来方便一点,又强行拖他进了个游泳队内部的亲友群。


千万别开摇一摇,孙杨认真叮嘱道,人贩子都爱用。


朴教授刚进群那会引起轩然大波,嚷嚷着要讨签名的,要合影的,还有乱取绰号的满天飞。要知道这个群里算上他也只有8个人啊……

多数时间里他就是充当了一个潜水的角色。朴教授一直有在卖力修习中文,本着多了解了解中国人日常的语境,他是打算做个观摩学习的,无奈大家的聊天内容实在是太没营养。他也就只有在过节发红包的时候上去凑凑热闹,运气倒是意外的好,通常都是手气王,于是被钦定为本群荣誉mvp。


他和孙杨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联络频率,可最近这种节奏明显被打破了。

孙杨基本上每天都会来找他聊天。

从韩国天气怎么样到晚饭吃什么,从自己学生的素质如何到娱乐圈又杀出哪位新人,孙杨就一个劲地问问问。

分明是没话找话。


他看得出孙杨有点焦虑,但又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只能顺着孙杨的话头继续聊天。到后来孙杨开始说自己训练很痛苦,有点依赖打封闭针,体能也跟不上队里的新人了。有时候还会开玩笑说早知道就和自己一起退役,没有朴泰桓的泳池让他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游泳时代也跟着一起结束了。

朴教授却觉得这一点都不好笑,然而他能做的也只有简单的安慰孙杨。这根本是治标不治本,他想,他有这样的感觉,孙杨现在这样不仅仅是因为年纪大了游泳上不去巅峰,肯定还有什么别的理由。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朴泰桓:Sun,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孙杨沉默了一会。

孙杨:I had a dream last week.
朴泰桓:你还是打中文吧,我可能回复的慢一些。

孙杨:梦里你游得特别快,我追不上你了。
朴泰桓:你这个赛季的成绩很好。

孙杨:真的,不骗你。这个梦特别真实,刚开始还只是一个半身的距离,后来差距越来越大。我很急,呼吸节奏都乱了,梦里眼泪掉在泳镜上,起雾糊成一片。我实在没有办法,就在中间停了下来,可我摘掉泳镜,泳池里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慢慢地消化了一下这段话,回复道:只要人还活着,就没有什么追不上的。况且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孙杨:可我很害怕,Park,我总感觉就要失去你了。



朴泰桓觉得自己很久没有那么生气了。

我就这么让人没有安全感?失去?这事是谁说了算?


朴泰桓:Sun,还请你不要再把我当成止痛剂了。你是一把利剑,但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剑鞘。早点休息吧。


然后他就赌气下线了。想了想又觉得话说得有点重,也不知道孙杨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他又返回微信界面,孙杨没有再回复他。他直接点开了微信群聊,犹豫了一会戳进了一个人的头像。



Chapter 2

傅园慧推开省队心理咨询室的木门,随便抓了张凳子坐下。

“杨哥,我就和你直说了吧,队医说你心理状态很不好,要知道你都是个老将了,心理状态很影响成绩的,再这样下去总局就要给你起草退役报告了你知道吗?”

孙杨慢慢地嗯了一声。

傅园慧有点怒其不争:“杨哥,你的霸气呢!!!这种时候你应该跑到总局门口翻个大白眼,告诉他们,你还能再战5年!”

孙杨被她逗笑了:“年纪上来了,体能没以前好那都是事实啊。”他停顿了一会,“我真的在考虑退役这件事情,参加完这次锦标赛,不用泳队给我打,我自己来。”

傅园慧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被附身了吗?说好游到杭州亚运会的呢!不是看你状态不对我是真的想骂你。”

孙杨感觉有点烦躁,“你又不是我,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但你的眼睛告诉我了,它说你很痛苦。”

孙杨沉默了一会,打开微信,把他和Park的聊天记录调给傅园慧看。

“我总觉得离他越来越远了,他的生活,我赶不上了。”

傅园慧食指上下滑动屏幕,飞速地浏览着,然后点点头,“我看完了。”

“真的,本来维系我和他的,就只有游泳。现在他退役去当了教授,生活的圈子也很不一样了。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我好像总是比他慢一步。” 孙杨摸了摸耳朵,“但有一点,在泳池里我还能追上他,在现实里就实在是太难了。”



傅园慧:“所以这就是你把你的痛苦加在他身上的理由?”

孙杨一怔。

她冷笑了一声:“当了10年一哥,你就当自己只手能补天了是不是?你以为你们一起退役就不会有问题了?要是你想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就该想想在撇去游泳这层关系后,怎么创造出新的联系,而不是死命去维护旧的纽带。”

“我看你也挺倔的啊,从来不和我们喊疼。为什么要把伤口展示给朴泰桓看,难道就只有他能感同身受吗?你告诉我,如果当初里约奥运会他没挺过来,你是不是也打算退役了?”

“我没有……”

“朴先生的比喻很有意思。你是利剑,难道他就不是吗?你居然想把他当成剑鞘,还是在自己想要逃避问题的时候……要说成就,你早就能载入游泳的史册了。赛场上找你握手,等着被你夸几句的小将能排一串儿,我问你,为什么你那时没有想过退役?你的初衷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支撑你过了全盛期还继续游下去的?停停停 ” 傅园慧做了个 'stop' 的手势,“这话你现在不用告诉我,留着正式退役后讲给CCTV的人听吧。但是你得明白,那才是你的剑鞘,是孙杨这个人游泳职业生涯的终点,听懂了么?”

孙杨点点头:“想明白点了。”

傅园慧轻轻叹了口气:“朴先生也是一个人在赛场上坚持了很久很久,他退役一定是因为在那刻他找到了自己的剑鞘。你怎么知道他没你痛苦?当时韩国舆论压力那么大,走错一步都可能导致职业生涯就此中断。他一定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承受了很多你无法想象的痛苦才走来的。” 她歪头想了想,“还记得里约预赛后你有点不高兴,和我们说你想举起朴先生的手示意观众鼓掌,但是他却用力制止了你的行为。我大概想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她微笑起来:“因为朴先生是来和你争金牌的,不是来展示他作为老将的风骨的。当初在他全盛期时,他拉起你的手是为了向勇气致敬,为了明知道自己可能失败却依然敢于向强者挑战的无畏的精神致敬,那才是真正的体育精神。 里约奥运会朴先生状态不好,被各种事情耽搁了,他不需要那样的掌声,因为那不是最好的自己,不配获得掌声。”

“看看你的韩语水平,再看看人家的中文水平,你真的好意思么……在你还没找到剑鞘之前所有的胡思乱想都是白费力气。后头的事情多得很呢,国籍性别环境文化,哪个不比游泳麻烦。你是得努力追上,但不能跳步骤啊。入鞘之剑才不伤人,没有鞘的剑就算满身豁口,也是能把人扎出血的。止痛剂总会有失灵的一天,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阴翳终于从孙杨的心田逐渐散去。


“周末请你吃饭吧。”

“哼哼,必须是杭州最贵的海鲜自助。”

“那一定。”


傅园慧起身:“要谢还是去好好谢谢朴先生吧,是他让我来找你的。他才是真的了解你,一眼就看出你出了什么问题。生怕不当面讲可能讲不清,才拜托的我。”

“我劝你还是好好游泳吧,太高深的问题你的脑子真的,转不过弯。一段感情没有两个人的维护怎么可能进行的下去嘛,就像你当年一直在等他回来一样,朴先生不也一直在等你?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的。毕竟脸皮厚也是你的优点,想想看甲鱼也是多年老粉了,谁能做到像你一样?”傅园慧横了他一眼,“朴先生那么好的人,我可是到现在都没找到。”


“不要肖想我家桓桓。”

傅园慧皮笑肉不笑,“你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你退役,嗯?”


Chapter 3

当天夜里朴教授收到了来自某人的微信。

孙杨:朴教授,泰熙和泰恩有没有很想我啊。

朴泰桓:想。

孙杨:那太好啦。等世锦赛结束我来找她们玩。

朴泰桓:你怎么不问问我?

孙杨:那你想我吗!

朴泰桓:不想。

孙杨:……………………



抱着孙杨送的大鲨鱼sunny玩个不停的泰熙和泰恩同时停了下来,疑惑地盯着突然间笑个不停的舅舅。

“舅舅?”

他只好咳嗽一声,“舅妈说要带你们出去玩呀。”

身高两米的舅妈????



朴教授想了想,又发了两段语音上去。

第一段是标准的中文,还是刻意压低的温柔嗓音:孙杨,我喜欢你。

孙杨选手小鹿乱撞!!!心跳瞬间破120!!!


第二段紧随其后:Sun,你能告诉我语音备忘录里这段话是怎么回事吗?

孙杨:………………………………


他突然发现还是游泳最简单。



                                                      ——FIN——

评论(2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