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卿-

SunPark 你就说好不好,好不好

【一生一战】孙朴/半现实向/一次性完结/HE



他们本该是命中注定的对手,是惺惺相惜的朋友,是互相追赶的相邻赛道,是震惊世界的亚洲之光。一生有那么长,他们还尚未分出胜负,他又怎么能轻易离开。




Chapter 1


朴泰桓不曾想过会在此时的仁川街头遇上孙杨。


距离里约奥运会结束已经半年有余,正值春寒料峭的时节,现在刚过凌晨5点,天还未亮,街上只有零星的路灯闪烁,整个仁川都被冰冷和寂静笼罩。


回想当初,教练宣布完他将退赛后,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孙杨好好道别,就已经乘上了回国的航班。简单休息后便投入了日复一日,早起晚归的大量训练中。


此刻他绝不可能会把孙杨认错——尽管他们隔着一段不算太近的距离。对方披着中国国家队标志性的红黄白外套,独自行走在空旷的马路上。那么高的个子,穿得又那么单薄,大半截脖子裸露在外,看起来就很冷。


——说到底,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当时走的那么匆忙,明明是弥足珍贵的参赛机会,是自己和恩师在发布会上向国民和媒体下跪,恳求韩国泳协放行才得来的代表权。尽管他也明白自己的身体素质远远没有恢复到能参加大型比赛的程度,但两场比赛都止步于第一枪的挫败还是让他意识到现实和理想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沟壑。



明明赴了约,却没能坚持到最后一刻。
明明向国民允诺会带回荣耀的奖牌,却被狠狠打脸。


他甚至还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一定会参加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刚上飞机他就开始后悔自己把话说得太满。


果然还是因为受孙杨影响的缘故吧。



他们几乎同时抵达奥运村,孙杨要稍稍先于他些。那时的他也像现在一样远远地凝望孙杨的背影。两年不见似乎对方要比仁川亚运会时更加成熟稳重一点,现在的孙杨已经是世界顶尖的自由泳选手了。自己和他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相对来说,合影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


像是突然间福至心灵,孙杨回过了头。




Chapter 2



孙杨爱哭,输了哭赢了也哭,198那么大个,情绪总是全部写在脸上。因此每每想到孙杨,脑海里先跳出来的总是那双明亮的、湿漉漉的眼睛,配合着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委屈脸——以及在昔日比赛中仿佛被猎人全程追逐的压迫感。



他曾试着幻想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再次相遇时自己到底应该说些什么?这两年来经历了太多,仁川游泳馆为自己庆生的场景已恍如隔世。在参行前自己向国民下跪的新闻他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嗯……



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害怕些什么,反正最煎熬的那段日子都已经挺过来了。更何况被禁赛的这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机会见面,就算现在觉得彼此生分了有点尴尬都是正常的。




——却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场景。


孙杨起先还有些懵,而后狂喜立刻充盈了他的眼眸,他向自己用力地挥了挥手,“Park!”


——和两年前,四年前,甚至八年前,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尽管两人过往经历相似,孙杨却拥有与他截然不同的性格。孙杨的灵魂就像燃烧的焰火一样纯粹,挫折和失败都不曾摧折了他的少年意气。他从不避讳自己内心对孙杨的羡慕,不离不弃的赞助商、可靠的队友、举国的支持,这一切,他都拼尽全力去争取,结果却还是通通失去了。韩国和中国不同,游泳作为绝对的弱势项目,并没有一套完整的人才培养机制。从小他就是孤独的,游泳是他唯一的陪伴。他曾朗读自己的作文,说要成为世界游泳冠军。这时同学们总会哈哈大笑。他也从来不做辩解,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不管是赞美也好嘲笑也好,通通微笑着接受。



还记得当时他正值鲜衣怒马少年时,孙杨才刚刚参加国际比赛不久,明明小他两岁,却要比自己都高出半个头。这个少年从初见起就给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迫感,明明眼睛里盛满了对自己的憧憬和敬意,他却仿佛看到了这个青涩少年内心深处更广阔的地方。


——那里有一片蔚蓝的无望无际的海洋,而他有预感,这个少年是想要征服整个游泳世界。




仔细想想,孙杨的师兄张琳和他的性格才更合拍。张琳符合中国选手一贯实力不俗且冷静内敛的形象,早些年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他曾熟悉到能够看透对方在比赛中呼吸的时机。和张琳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很舒服,距离感保持的刚刚好,凡事他都不喜欢做的太过。孙杨则是和他恰恰相反。



孙杨说了自己是他的偶像,就总是无时不刻地注视着他,比赛时也好,领奖时也好,委屈的掉眼泪时也好,就好像是要在他的身上戳出两个窟窿。哪怕后来孙杨自己游出了绝佳的成绩、足以独当一面时,他也依然注视着他。年少时候的崇拜仿佛融进了这个人的骨血,成为了身体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不含任何虚情假意的成分。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他孤独惯了,从他站上起跳台的那一刻起,就仅凭一人之力扛起了整个韩国泳坛的大旗。而孙杨不同,他有优秀的师兄,有可靠的队友,听说中国运动员都是国家出资培养的,更不担心资金问题。就是这样一个前途不可量、倔强又不肯服输的人偏偏对自己情有独钟,视线好像是要将他与这个世界隔离开,如同小孩死死守护心爱的玩具。即便后来超过自己了,也不肯就此松手。



刚开始他总是刻意忽视孙杨的存在,后来发现这全部是无用功——不论哪方输赢,不论哪国媒体,孙杨总是在接受采访时不停地提及起朴泰桓这三个字,说从小自己的房间里就贴满了朴泰桓的照片;说朴泰桓是自己一生唯一的偶像兼对手;说他到底有多么多么喜欢朴泰桓等等。

于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大抵这种生来就毫无顾忌,誓要征服世界的灵魂,对内心深处多虑又敏感的自己,有致命的吸引力。




比起低调的张琳,显然年轻气盛的孙杨更具有话题性。一个刚入世的泳者,就敢公然向世界叫板。媒体都想尽办法要去采访他,捉住他言语的一点一滴,捉住他生活的一点一滴,然后不停放大,去追捧亦或是攻击他。


这些事情朴泰桓很早就看透了。很多时候,人群热烈地注视着你,不光是想看你能飞多高,更是想看你在衰败时能跌多惨。因而他向来小心翼翼,媒体总是想套出更多他与孙杨敌对的关系,他也总是一遍遍微笑着强调,孙杨选手不是竞争者。

这句话同样发自真心。




似乎他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接受了孙杨的存在,这个整天喜欢收集同款的粉丝,这个和他国籍不同语言不通的朋友,同时又是赛场上最难缠的竞争对手。他们甚至还互相见过父母,互相见过教练,互相被对方的亲友团狠狠夸赞。那些赛场上伟大的名人身边都有一个同样伟大的对手,好比田径场上的博尔特与加特林。一世之交,也是需要用尽一生来与之一战的存在。


而孙杨早早就选定了朴泰桓,在少年尚未登顶巅峰前,就用野兽般的直觉捕获了他。任凭时光流逝,这两个名字都将牢牢缠绕在一起。




Chapter 3


他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跟着孙杨,看孙杨在陌生的街头四处乱转,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关心他要去哪里,任由自己沉溺在静谧的氛围里。有多久了?应该是从伦敦奥运会结束起,自己就被最爱的国家和国民抛弃了吧。



早在09年罗马世锦赛失利时他就领教过媒体翻脸无情的态度,2012伦敦奥运会一役后,曾经的荣光更是如海水退潮般悄无声息地全部褪去。他失去了赞助、失去了泳联的支持、更失去了民众的支持。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应该明白,这么多年走来,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大家都只是习惯把他当作为大韩民国争金牌的机器而已。


拿不了金牌,那就没资格做大韩的英雄了。他只好更加拼命地游,哪怕肩膀严重劳损也不能停止训练,他要用很多很多的金牌来证明自己的职业生涯远远没有结束。


爸爸说,我的心里只有儿子,可儿子的心里只有国家。


15年初,他在FINA的飞行药检中中标,震惊了世界。一系列的官司和申诉都没能改变这个既定的事实,最终得到了仁川亚运会成绩全部取消外加禁赛18个月的处罚。整个韩国的正规赛池都拒绝让他训练,甚至与他同名的游泳馆他都没资格进入。那时他把自己锁在家里,日夜不分噩梦不断,后来索性整夜整夜地失眠。一批批的记者去了又来,时时刻刻围绕在他家门外,不停地高喊:药罐子!为什么要骗我们?!



为什么?他也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了赞助,没有了专业的医疗团队,他只能在普通医院接受免费脊椎治疗,事前也已经再三询问了医生,得到的是肯定没有禁药成分的答复。明明不是自己的错误,明明医院已经败诉,他却依旧洗不掉沉重的罪名。




很快那些在他辉煌时围绕在他身边的明星朋友们全部消失了,当初说好不离不弃的陪伴都成了广播里电视里辛辣的嘲讽。没关系的,他告诉妈妈,我不怪他们,不要去骂那些人,这就是事实。



他挺向往和朋友热热闹闹的生活,迷恋被陪伴的感觉,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很孤独。当他成为大韩英雄的那一刻起,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能获得一直渴望的陪伴。长期以来他麻痹自己不去思考,现在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孙杨注视他时是在注视同类,他的同类多半只存在于国际赛场上;而他所深爱着的国民,大多是在注视一个珍稀动物。他们不了解他,不明白游泳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运动,只是觉得他好像很厉害,能给韩国带来荣耀。现在不稀奇了,他们就满不在乎地打算剥夺他游泳的权利了。




在那些充满痛苦与挣扎的夜里,他唯有在心里模拟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赛场,这里没有镜头,没有观众,没有呐喊,没有嘘声。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获得片刻的安宁。


游泳是朴泰桓的宿命,没有游泳就没有朴泰桓。不能游泳还不如让他淹死在海里。




chapter 4



天空渐渐亮了起来。


他不知道跟着孙杨走了多久,一路上始终空无一人。他迷迷糊糊被带进了游泳馆,又莫名其妙站在了起跳台上。枪响后迅速跃入水中,身体早已熟悉这一套反复了成千上万次的动作,哪怕他不去思考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换气时瞥见自己右边赛道是他最熟悉的老对手——孙杨总说喜欢自己游泳的节奏感,因此也总跟自己保持在几乎水平的位置。这样的日子似乎从仁川亚运会后就再也没有过了,毕竟他被禁赛了将近两年,也是里约奥运会上只听到了第一声枪响的人。不要说和天赋过人又坚持系统训练的孙杨并立在领奖台上,只剩下空壳的自己连决赛都进不去。



果然还是不行,没有系统训练的自己完全达不到世界级的水准。身体吃不消,肩膀像有千斤压着,打腿也没有以前有力,甚至他引以为傲的节奏感和转身都不复从前了。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想在这个池子里一直一直游下去,水里可真安静啊,只有在水里,那些他恐惧的,不堪承受的一切才会通通消失。



——他要拼命地游下去,直到海洋母亲重新向他张开温柔的怀抱,迎接他到达生命的终点。这才是每个海洋之子真正的归宿。


随着一圈又一圈的往复,他惊讶地发现身体竟然逐渐变得越来越轻盈,水中的阻力好像陡然间消失了,久病的肩膀也仿佛自愈了一般,失去的肌肉力量又重新迸发出来,完美的转身动作,临近终点时超乎常人的打腿频率——恍惚间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巅峰时期,那时的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充满了海洋赠予他的力量。08年在一群身着鲨鱼皮的欧美人中,他赤裸着上身,用绝对的实力获得了冠军。这一刻沉寂了72年的亚洲男子自由泳时代悄然开启,整个世界都好像在为他喝彩。



他怔怔地看着少年时代的孙杨向不知不觉间停下的他伸出手,将他拉上岸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微笑着祝他生日快乐,并偷偷将奶油糊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切明明都是那么不合常理,仿佛从他见到孙杨的那刻起世界就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偏偏这一切又都是他心底最深刻的记忆,是连做梦都不曾重现过的梦幻般的天堂。



“Park,你开心吗?”少年孙杨别扭地说出带有口音的韩语,随后又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就这样一直游下去?”




Chapter  5



他再次看到了初遇孙杨时的那片宽阔海域。



自己的人生几乎完全被游泳占据,偏偏国内游得好的少之又少。多数时候他和同学都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于是他学会了微笑,不管发生了什么,哪怕心里的难过、痛苦与自责都要碾碎他的五脏六腑了,他都能微笑着说对不起,又让大家失望了。



他明白自己在多数国民眼里早在12年就失去了价值。里约奥运会上高手云集,有比他更年轻更有力量的,大家都是以最好的姿态来应战。他有时会觉得这样的自己站在起跳台上都是对游泳赛事的一种侮辱。也曾想过不如干脆退役吧,然后成为一个能培养出一批优秀选手的教练,让他们10年后重新延续自己无法完成的梦想。


也一定要和孙杨好好道个歉才行。



然而在孙杨回头的那刹那,一切就都改变了。他整个人仿佛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哪怕预赛成绩让他都不太好意思在触壁后浮出水面,他也依然在数家媒体面前表达了想要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决心。明明连未来的方向都很模糊,有没有训练队肯收他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来,自己早已不复当年震惊世界的实力,唯有孙杨一直没有变过。哪怕成为了世界男子自由泳第一人,保持多项世界纪录不被打破,他仍旧站在身后注视着自己。他夸起他来一向很认真,有时候韩媒觉得是嘲讽是挑衅,只有他明白,孙杨从来都不会说谎,他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生一战的知己。他强行把两人捆绑在一起,不许别人说他一丁点不好。孙杨给他的,一直是尊重、敬仰和鼓励,而不是同情。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连他自己都要忘记自己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了,可在孙杨眼里,他似乎从未改变,就一直定格在了巅峰时期的模样。孙杨一直在不停地超越自我,却没有把止步不前的他从自己的海域里驱逐出去。唯有竞争才是对手间最深刻的陪伴,他一直在孤独的赛道上等待自己回来。




他们本该是命中注定的对手,是惺惺相惜的朋友,是互相追赶的相邻赛道,是震惊世界的亚洲之光。血液里流淌着的战斗本能时时刻刻在沸腾,用力提醒着他们:这是每个海洋之子与生俱来的宿命,上天赐予了他们无与伦比的天赋,生来便注定要择一人一生一战,不死不休。




再撇去国籍、责任和一切荣辱得失后,他的真心终于浮出水面。


这里真好,孙杨和他都是彼此生命中最好的状态,他们可以一直一直游下去,这里没有国家荣耀也没有药物干扰,没有赞美声也没有嘘声,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只有两个人如同重合般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仿佛身份倒错,这次换哽咽着的朴泰桓注视着一直在温柔微笑的孙杨。


“……我啊,其实一直很想说,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一个曾经为国家带来巨大荣耀的运动员的吗,可以说除了我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人懂得游泳,我可是一个人扛了整整10年,从100米到1500米,从个人赛到接力赛,两块银牌并不就是我的极限了啊,为什么不相信?”



——韩国游泳如果没有朴泰桓,对我来说就什么都不是。



“我只想一直一直游下去,为心爱的国家获得更多的荣耀。但一件件事情下来,我也会灰心啊,有时候真想什么都不管了。我明明应该是站在世界领奖台上为国争光的选手,你们砍掉了我的鱼鳍还要怪我丢大韩的脸,真正丢脸的人明明是你们!没有游泳就没有朴泰桓了,为什么没有人能明白……”


——没有什么好避讳的,我相信他。



“本来我都打算好要告诉你了,对不起要让你失望了。”他喃喃道,“但是看着你的眼睛,我就说不出这样话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孙杨选手好像真的很喜欢我,因为他一直在瞄我呀,好像对我很上心的样子,我跟他打招呼,他也很高兴地回应我。



“不要总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



——这么多年400米下来,还是只有朴泰桓选手最能调动我前程的积极性。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他也开始注意孙杨的一举一动,孙杨的速度也影响着他的发挥。每逢同组的赛事完成后两人必会互相示意,两个人也从未刻意提及过。时隔两年,哪怕这次的成绩很糟糕,他依然笑着游过赛道同孙杨牵手以示祝福。好像默契充斥在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当中,未曾消失过。


他们都是天生的战士,本就该站一起告诉世界,亚洲男子也能制霸自由泳的天下。



“我想要和你一直游下去,去参加很多很多的比赛。现在的差距是有点大,但我会努力恢复的,哪怕有一天手臂挥不动了,心脏超过负荷了,我也要拼尽全力再一次和你看到同样的风景。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所以啊,”他抬头看向少年,“我不能留在这里。”



太阳终于跃过海平面徐徐升起。先前消失的疲惫感与疼痛感,还有一种呼吸被慢慢抽空的窒息感渐渐笼罩了他。但是他知道这绝不会是诀别,总有一天他还会回到这里,那时他将真正褪去一身疲惫,坦然接受邀请。


少年孙杨抬起手,温柔地替他拭去眼角止不住的滚烫的眼泪,就好像是他曾经也做过的那样。



“ My Park ”  在意识即将被夺走的那一刻,他听见他轻声说,“ I want to be your Sun. ”




与此同时,病房里的朴泰桓缓缓睁开了双眼。

————————————————————




“据韩国媒体报道,疑因训练过度昏迷的游泳选手朴泰桓已于当地时间6:00苏醒……”


                                                  ——FIN——

【碎碎念:这段时间补了朴泰桓所有中翻的纪录片。08奥运时桓桓震惊世界,那年我参加的游泳班里的男生都被迷得不要不要的,可惜10年我因为功课原因就没继续坚持游了。然后直到16年,我才发现桓桓真的是个非常优秀、讨人喜欢的选手,这种优秀不仅仅因为他是个天才。重看他往届的游泳比赛片段,我总能被感动到眼眶通红。他的游法非常有生命力,和桓桓的性格一模一样。开始时我总是替桓桓感到惋惜,一届游泳天才就被韩国这样埋没。但是我看了纪录片之后,觉得桓桓需要的根本不是同情。他可是海洋之子啊,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他更需要的应该是粉丝坚定的支持才对,孙杨对媒体的各种回应才是真正的尊重。感谢每一个戳进来的朋友。我们都生在一个很好的时代,我们见证了两位为亚洲男子自由泳在世界上正名的泳者!也致敬伟大的对手,感谢有你让我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朋友!其实这篇构思的时候,原本是想BE的,但因为是半现实向,我实在不希望他俩BE。桓桓这样充满正能量的人肯定是会不停向前看的,希望大白杨和桓桓接下来都能拥有无悔的人生。






评论(57)

热度(142)

  1. Mr-Shaw-阿卿-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最后泰桓苏醒那一刻,被狠狠得虐到了😭